唐代永贞元年,时年三十三岁的柳宗元初贬邵州刺史。行至荆南的途中,接到加贬永州司马的诏命。这年的年底,柳宗元及其母亲卢氏、表弟卢遵和堂弟柳宗直一行到达永州。次年,改年号为元和元年。直到元和九年十二月,朝廷才发出征召回京的诏书。当诏命传到永州,已是元和十年正月。从永贞元年十二月到元和十年正月,柳宗元在永州滞留的时间跨越了十一个年头,实际度过了九年零两个月的光阴。后来人们把这一特定时期,概略地称之为柳宗元永州十年。

  柳宗元在永州的职务全衔是"永州司马员外置同正员"。永州是中州,司马的官位六品上。"员外置"就是编制之外的人员,也就是个"闲员",只领薪俸不干事也不管事的人。与初贬邵州相比,邵州虽然是个下州,但刺史的官位正四品下,柳宗元由从六品上的礼部员外郎外放为远州刺史,官位升了一点,只能说是被斥出朝,还不是完全的流贬。而到永州为司马,官位不仅没有升,而且没有安排实职,就连一点点干事的权力都被取消,这种扎扎实实的贬黜,对柳宗元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

  然而,柳宗元是一个喜好交友的人。在长安,他结交了很广泛的一批志同道合的友人。这些人中的一部分成为"永贞革新"的骨干。如,同遭贬黜的"二王"和"八司马"等人。到了永州,柳宗元所交往的人就大不相同了。当地的行政长官对这样一个戴罪流贬的司马远而视之,不肯多交惹麻烦,也不想干涉过多而得罪人。柳宗元自然很知趣地降低调子少与当地官府打交道,最多偶而帮助写一点上表、祭雨之类的应酬文章。于是,柳宗元在永州真正交往较多的是五部分人:一部分是故旧同道,如过去的"同志"刘禹锡、吕温等人,姻亲杨凭、杨诲之父子,还有文学思想的同道并与柳宗元共同掀起古文运动的韩愈;一部分是来到永州以后所认识的"闲人",包括龙兴寺的和尚重巽 、白衣秀才娄图南、同样遭贬来永州的谪吏吴武陵、李幼清、南承嗣等;一部分是向外希求援引的当政官吏,有京兆尹许孟容、谏官补阙萧以及李建、裴埙、顾十郎等;一部分是仰慕柳宗元名望而前来的青年学子,"衡湘以南为进士者,皆以子厚为师。其经承口讲指画为文词者,悉有法度可观";还有一部分是朴实热情的田翁农夫,这是最能使他心情舒畅的一群朋友,"楚、越间声音特异,舌噪,今听之怡然不怪,已与为类矣"。

1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