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椰岛鹿龟酒、中国劲酒等功能酒品牌深入人心、销售节节攀升的同时,拥有上千年历史、药用功效显著的永州“异蛇酒”的销售收入却由鼎盛期的2000多万元下降到不足600万元。

“永州之野产异蛇。”早在一千多年前,永州异蛇就因唐代文豪柳宗元的《捕蛇者说》而名扬天下。1993年,永州之野异蛇公司首次将异蛇酒进行企业化的生产和市场化的运作,因高举文化旗帜而一炮打响。但如今,风光一时的异蛇酒销售业绩大面积滑坡,2001年销售收入不足600万元;曾经远销东南亚的异蛇酒,如今在国内许多地区已鲜有踪迹。

异蛇也称五步蛇,多分布于湖南永州、郴州等地,以剧毒、药用价值高而闻名,在湘南地区被尊为上品。早在唐代,永州民间就有了用异蛇泡酒的历史,因其药用功效显著而源远流长。从上世纪90年代初进行规模化生产后,到1998年,永州地区异蛇酒的销售收入基本上维持在2000万元左右,鼎盛时期大大小小的企业有十几家。然而,到2001年,仅剩4家企业在维持生产。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永州异蛇酒加工企业中,没有一家真正上规模的企业,大部分企业的年销售额不足百万,就连永州市最大的永州之野异蛇公司,一年的销售收入也不过300万左右。在这里,没有最起码的检测设备,也没有酒厂必备的灌装设备。这里的一切都在沿袭最原始的办法:几口酒缸,加入收购来的散装白酒,再配以异蛇泡制。老板们都在津津乐道着异蛇酒的功效和品牌。但是,这些老板自己也不清楚,他们出厂的每批异蛇酒中到底含多少有效成分?而随着我国食品法规的逐步完善,普通食品不允许再宣传其药效功能,因此,在保健食品批文下达之前,异蛇酒赖以生存的这一优势已不复存在。

异蛇酒厂的老板们几乎异口同声地把销路不畅的全部责任归咎于资金不足。在他们眼里,似乎谁能筹到资金,谁就可以让异蛇酒起死回生。但从永州之野异蛇公司的情况来看,资金并非是造成目前这种局面的最主要原因,该公司从政府和银行获得了上千万元的资金,但他们去年的销售额仍只有300多万元,而且还有不断下滑的趋势。

根据业内人士的分析,异蛇酒之所以出现大面积的销售滑坡,除以上因素外,还有3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生产规模偏小,造成单位生产成本偏高,产品缺乏市场竞争力。以0.5公斤装异蛇酒为例,其平均售价在100元以上,而椰岛鹿龟酒、中国劲酒的价格一般在60元左右。

其二,市场网络建设严重滞后。除异蛇科技公司在长沙成立了销售公司以外,其余厂家都不约而同地把销售前沿仅仅推进到离公司不足15公里的永州市芝山区内。而且除异蛇科技公司有少量广告投入外,其余厂家基本上没有广告投入。定位在高档产品的异蛇酒在既无网络支持也无促销手段的情况下,产品滞销也就在所难免。

其三,工艺落后造成了产品质量的不稳定性。由于异蛇酒没有一个统一的制作标准,在产品销售旺季,浸泡还不足半年的异蛇酒就可能匆匆出厂;而在滞销期间,酒的储存时间却达一年以上。储存时间的长短直接影响了酒的功效和口感,以致给消费者一种时好时坏的感觉,严重挫伤了消费者的购买欲望。

而根据记者的观察,异蛇酒没落的根本原因还是人的因素。小农意识大大制约了这些“乡镇企业”的发展和“农民企业家”的视野。永州之野异蛇公司虽能从银行借到贷款,但却把资金随意地撒在甲鱼特种养殖和楼堂馆所的建设之中,使得企业发展的方向主次不分;而异蛇科技公司虽一直在致力于销售网络的建设,但由于寻求不到足够的资金支持,也就只好龟步前行。

有人说,永州异蛇酒应在政府的协调和支持下,统一品牌、价格、标识和制作工艺,组建一个企业集团。然而,如果简单地由几个既无资金又无人才的公司组成集团,蜕变而成的可能是只有骨架而没有生存能力的恐龙。而尽快引进现代经营管理和技术人才,让那些有经营头脑和专业技术的专业人才掌管企业,自己扮演纯粹资产所有者的角色,这一沿海地区乡镇企业屡试不爽的成功经验,也许能给永州大大小小的异蛇酒企业带来一丝生的希望。

点赞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