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顾文

日行千里,傍晚时分到了永州。

脑木、腰麻、眼混沌。好在接待周到,第二天早上,便精力如初。

在主人的安排下,我们急急去看了柳子庙。因为在永州经停,就因为柳宗元与他的《永州八记》和《捕蛇者说》。我对它们一直有着牵挂。

永州,在脑子里是新地方,但如果把它换成“冷水滩”,那就是老地方了!过去,每次晚上在南宁乘火车去北京,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晨火车停下来,我们到车窗边伸懒腰打呵欠,懒散地望一眼的那个城市,就是冷水滩,也就是今天的永州。

柳子庙在江边,经过修缮,已经是一个4A景点。讲解员向我们说了柳宗元在永州的经历与贡献。

《老子》五十六新解,说到人生有三不幸:“少年得志,飞来横财,生在豪门。”按此标准,柳宗元一生下来就已经有“二不幸”了:少年得志和生在豪门。

柳宗元属于官二代。

他的父亲柳镇,是鄂岳沔都团练使判官。

团练使相当于军区副司令、副政委一级;判官则相似于参谋长一级。柳宗元老婆杨氏的外祖父李兼,是团练使。岳父杨凭则与他父亲同在鄂岳沔都团练使李兼处共事,也是参谋长一类的职务。

柳宗元也属于少年得志。

他20岁那年考中进士,同时中进士的还有他的好友刘禹锡。之后,出任秘书省校书郎,相当于中央办公厅秘书处的校对官,算是步入官场。这一年,他与杨凭之女在长安结婚。31岁的时候,出任了长安任监察御史里行,与韩愈同官,官阶虽低,但职权并不下于御史。里行官衔,是为那些有才华而资历浅的人,设的非正官。监察部的官员是“言官”,他们一开口,官员就麻烦多多。“监察御史”,当官老辣,说话还留三分情面,其言微毒、稍毒,故当时被众官员称为“开口椒”。而“里行”,年轻气盛,一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其言最有毒,故称为“合口椒”。由此可见,柳宗元当时是很得势和得宠的。

这时,王叔文、王伾闹起了“永贞革新”,打击专横跋扈的宦官和藩镇割据势力,他成为王叔文革新派的重要人物。但只有半年时间便宣告失败,想动后宫和藩镇的力量并非易事。接下来,柳宗元就是“听候处理”了。

理所当然,革新派人士都随即被贬。柳宗元那年九月便被贬为邵州(今湖南邵阳市)刺史,行至半路,又被加贬为永州(今湖南永州市)司马。可见,当时的斗争,你死我活。司马,与今天的调研员有点像,不管事的;但司马,连办公室也没有。这一点,比调研员更惨!永州地处湖南和广东、广西交界的地方,我经过时,看到的广告语是“湘尾粤头,经济看好”;但当时,甚为荒僻,人烟稀少,还有豺狼虎豹。从长安出发,三千里水路缥缈曲折。

柳宗元带着他67岁的老母、幼小的堂弟柳宗直和表弟卢遵,向“未知”出发,心泪直下。他们到永州后,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后来得到一位僧人的帮助,在龙兴寺寄宿。关山万里,流离颠沛,到永州未及半载,老母亲卢氏便离开了人世……想昨天,在京城,在中央,对百官进行监察点评,说你不行,你行也不行。而现在,孤零零一个人被远贬荒蛮,沦落到如此地步。柳宗元内心悲愤、忧郁、痛苦。他的健康,竟至到了“行则膝颤、坐则髀痹”的程度。他只有寄情山水,转移痛苦,著书立说。《封建论》、《非〈国语〉》、《天对》、六逆论》等著名作品,大多是在永州完成的。在此期间,他还写下了许多文学作品。

比如我们熟知的《永州八记》、小石潭记》和《捕蛇者说》等等。即使没有读过他的游记和传记,也会读过他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他文笔质朴,描写生动,形象鲜明,寓意深刻,写景状物,多所寄托。政论篇什,笔锋犀利,讽刺辛辣,富于战斗性。

他在《捕蛇者说》里这样写道:余闻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吾尝疑乎是,今以蒋氏观之,犹信。呜呼!孰知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他借捕蛇者和借孔子的话,抨击当时赋税制度。用今天的话说,其思想没有很好地与中央保持一致。

尽管如此,元和十年(公元815)春,还是被召回京师。当时,朝廷可能想放他一马了。

但他回京后,与当年的好友,又喝酒又高谈阔论,不知臧否。结果一个月后,又被外派了,出任柳州刺史。地方虽是更远更偏僻,但好歹是个实职安排了,柳州市长、军分区司令一肩挑。文人当官,合心意了,就称职、就实干;干了4年,政绩卓著。宪宗元和 十四年十一月初八(公元819年11月28日)客死于柳州任上。刘禹锡、白居易都是他的好友。一代文豪,就这样“偃旗息鼓”了!时年47岁。人生几何?

据毛泽东的秘书林克回忆,毛泽东曾经说过:柳宗元是一位唯物主义哲学家。”他的《天说》,提出了“天与人交相胜”的论点反对天命论。

柳宗元身后名震中外,但在世时活得着实很糟糕。贬谪之年,老母去世。昔在长安,虽说婚事门当户对,但妻子有足疾,不能良行。

婚后孕而不育,23岁就病亡了。他与一名坊间女子有了私生女名叫和娘,不知为何5岁才相认,带到永州,10岁却夭折了。

在这里,我应该补一笔,说一下柳宗元生活当下的唐朝。那时的唐朝,开创了我国经济文化盛世,也风行蓄妓纳妾。《新唐书·宦者列传》载,开元天宝中,玄宗有宫女四万多人。上行下效,州府郡县均设官妓,兵营有营妓,达官贵人有家妓,其蓄妓数百者,史载不胜枚举。官场宴饮娱乐,迎来送往,以妓侍之。而民间则有市妓。金榜题名的士子有召妓侍宴的习惯。以妓为妾也是一些文人士者的时尚。

当时,官妓出之罪人家属,私娼都是贫穷无助的民女。身处逆境的柳宗元,为求子嗣,不计门当户对,择取贫穷为娼的马室女雷五姨母同居,实为无奈之举,不能与外人言说。其内心的苦痛,可以想见。元和十二年(公元817年),他在《祭杨凭詹事文》里,还说“家缺主妇,身迁万里”这样的话,认为自己没有妻室。

政治的柳宗元,被当朝认为是一块茅坑臭石;文学上有柳宗元,则是香了千年的饽饽!福乎?祸乎?历史没有“如果”,但如果真是没有“永贞之变”,没有贬谪,能有唐宋八大家的柳宗元吗?历史,命运,就是如此。

上得了神台的乌龟,玩不了泥水;玩得了泥水的乌龟,上不了神台。

五十以后看世事,一切皆淡然,一切皆泰然……千年古庙历代修,也总算是后人给柳宗元的褒奖。离开柳子庙,小雨初晴,我们还得赶去看浯溪碑林,那也是永州一绝。

点赞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