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蛇者说》是柳宗元的代表作,长期选入初中语文教材,大学文科教材。该文通过描述蒋氏一家三代艰难的捕蛇生涯,揭示了“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的深刻内涵,体现了柳宗元的民本思想。开头一句“永州之野产异蛇”,难免有人要问“异蛇”是什么蛇?有人说是五步蛇;有人说是银环蛇;有人说是泛指永州地区的毒蛇;也有人说它是虚构的,“不好给予真实的蛇名,只好借一‘异’字冠之。一个‘异’字,其实已明确地表明了它的虚构:笔下所写只是一种人世间不存在的蛇!”(陈松柏《柳宗元创作方法论》载《零陵学院学报》2003年1期)对异蛇如何理解?笔者谈一点自己的看法,就教于方家。
永州位于湖南南端,属丘陵山地。北部是湘中丘陵盆地,南部是南岭山地。在唐代,南部尚不属永州管辖的范围。年平均气温约18摄氏度,无霜期长达290至311天,气候湿润,降水丰富,植物、动物种类繁多。有哺乳类、鸟类、爬行类、两栖类、昆虫类野生动物1000余种。当年柳宗元做过描述:“永州实惟九疑之麓,其始度土者,环山为城。有石焉,翳于奥草;有泉焉,伏于土涂。蛇虺之所蟠,狸鼠之所游,茂树恶木,嘉葩毒卉,乱杂而争植,号为秽墟。”(《永州韦使君新堂记》)还说:“永州于楚为最南,状与越相类。仆闷即出游,游复多恐。涉野则有蝮虺、大蜂,仰空视地,寸步劳倦。”(《与李翰林建书》)在这里,直接提到了毒蛇,还点明蝮蛇。柳直接写蛇的文章是《宥蝮蛇文并序》,说家僮善抓蛇,早晨抓了一条蛇来告诉他:这叫蝮蛇,如果它咬人无法救治。这蛇善偷袭人,听到人的咳嗽声、脚步声,就会聚集它的毒液,敏捷地爬行,灵巧地咬人,为害作孽。但是如果咬不到人,就会更加恼怒,反过来还咬啮草木,草木马上就会枯死。后来的人碰到了枯死的草木,还会断指、挛腕、肿足,成为残废之人。从毒性来看,与“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的异蛇类似,真是剧毒之蛇。
永州的气候,地理环境适宜多种毒蛇生长,值得一提的是五步蛇。它头部黑褐色,背部灰白色,有菱形花纹,腹部白色,有黑斑,尾端侧扁。有毒牙,相传被咬的人走不出五步就毒发而死,所以叫五步蛇。它的肉可以入药。我曾询问永州市异蛇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养蛇制酒能手周大武,异蛇究竟是什么蛇?他肯定地回答说是五步蛇,它与柳宗元描写的症状及主要功能(药用价值)相似。他进一步解释说,五步蛇常盘伏在草丛上,如果有行人路过,往往是走在第二的被咬。草因为蛇的触压而枯萎。“异蛇酒”的广告用的就是五步蛇摇头疾行的镜头。最近,我到永州“异蛇山庄”参观,听技术员介绍五步蛇属蝮蛇科,头呈三角形,身体的花纹呈“黑质而白章”,尾短而粗。林初媛在《中西医结合治疗及护理五步蛇伤170例》一文中,注明五步蛇属蝮蛇科,说明“桂林地区以五步蛇咬伤最为多见”。永州与桂林山水相连,气候类似,适宜五步蛇繁殖。2004年3月,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栏目组张立新等记者来永州拍“孤独柳宗元”专题片,赴异蛇村重点拍摄了五步蛇。需要指出的是,五步蛇头部呈三角形,整体颜色呈土褐色,有斑纹,与“黑质而白章”的异蛇不尽相同,也有的称五步蛇为尖吻蝮、棋盘蛇、大白花蛇、蕲蛇等。五步蛇是广食性蛇类,其毒性为血循毒,是我国的特产。
周艳明《“永州异蛇”研究》(载《衡阳师专学报》〈自然科学〉1998年6月)一文说:“永州地区的主要毒蛇种类有蝮蛇、五步蛇、烙铁头、蝰蛇、眼镜蛇、竹叶青、银环蛇等十六种左右。银环蛇在系统分类中属于爬行纲,有鳞目的眼镜蛇科。唐代文学家柳宗元在他著名的‘永州异蛇’一文中曾描述过它的特征。银环蛇是一种剧毒蛇,它的头部不呈三角形,只比颈部稍大,尾端尖细,身上有黑白相间的环带,白环约44—61个,故名。”“黑质而白章”者象银环蛇,体黑色,有几十个白色环带,毒性极大,吃鱼类、蛙类、老鼠等小动物。但其产地甚广,并非永州特产。至于眼镜蛇,颈部很粗,上面有一对白边黑心的环状斑纹,发怒时头部昂起,劲部膨大,上面的斑纹象一副眼镜。它的分布同样广泛。有人提出:“世界上哪有什么‘触草木尽死’的蛇呢?”蛇有蛇路,因为蛇经常沿一条路从洞穴中进出爬行,导致草木枯萎,无法生长。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在唐代是否确有一种叫不出名的异蛇呢?我们不得而知,但这种可能性极少。一千多年过去了,这种蛇早该发现,命名了。前几年,在郴州莽山新发现一种青色的剧毒毒蛇,命名为“莽山烙铁头蛇”。
我认为,异蛇综合了蝮蛇、五步蛇、银环蛇等毒蛇的特点,用“黑质而白章”作为它的外部特征,“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概括了它的剧毒毒性,“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踠、痿疠、去死肌,杀三虫”说明了它的药用功效。蛇毒贵于黄金。随着科技的发展,蛇的药用价值得到普遍使用,“异蛇酒”的祛风湿,“蛇鞭酒”的壮阳,“异蛇宝”的灭真菌就是明证。由此可知,异蛇并非柳宗元凭空捏造和杜撰,而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通过“一个毒蛇与捕蛇者的故事来说明赋敛之毒的问题”。同时,将异蛇的异常功能昭示于世。该文受孔子《礼记·檀弓》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用“异蛇”与“猛虎”相对,正是柳子的高明之处。在文中,异蛇是使人与赋敛发生关系的重要媒介,异蛇比毒蛇更令人恐惧,赋敛之毒胜过蛇者便水到渠成地挑明了本文的主旨。结尾,作者“闻而愈悲”,“一片悯时深思、忧民至意,拂拂从纸上浮出,莫作小文字观。”(孙琮《山晓阁选唐大家柳柳州全集》卷四)蒋氏祖孙三代以捕蛇为生的悲惨遭遇,“死者相籍”的残酷现实,使本文比“苛政猛于虎”显得更形象、更深刻。而异蛇所起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 (作者:吕国康)
4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