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郑国庆 作家、摄影家、记者,现供职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文萃报驻北京办事处。生于零陵县城,长于冷水滩。曾在永州工厂、政法部门、新闻单位谋职,九十年代中期,因工作调动告别永州之野,一直奔波于长沙、京城各地。名山大川、京味湘音,终忘不了清悠潇湘水,浓郁芝山情,梦里也常将永州故乡的美好告诉同路人。今奉上旧作《永州蛇侠》于网友,心如此,意如此,情亦如此。
 
一、三侠结缘
        
       唐宋年间,群峰叠嶂的湘粤桂边境,一匹枣红马驮着一白衣侠士沿潇湘石板官道蜿蜒疾奔。由弱而强的“嗑、嗑、嗑”马蹄声惊得野畜四散,寂静的青山绿水间陡然声响震荡。让人顿生几分惊怯,几分恐惧。伴随“哦嗬一”喊山号子落音,盘缠青藤悬崖上突然飞出一黄一青两条身影,半空中几个筋斗,两团刀剑银光滚落下来。狼牙钩挂刀横身左侧官道,青蛇剑立马右边,两条汉子刚立稳身子,红马白衣就狂啸着闯了过来。
     
“咣当”一声,山崩地裂。刀剑进射火球卷上半空。白衣人也随之跃上中天,枣红烈马双足腾空,仰天嘶啸。黄、青、白人身在空中绞成一团。乒乒乓乓几个回合,三人落地,六目虎视。
 
     只见黄衣汉子蒙面巾已撕成碎布条,络腮胡茬脸颊一个“蛇”字流溢热血,青衣人也捂住左颊流血“蛇”字大惊失色:“大侠这般身手,莫不是永州蛇侠周杰武?”
 
    “嘻……”白衣人忍俊不禁笑出声来:“周杰武是我老祖宗,早巳作古千百年了。你俩干嘛打劫?不讲清楚,半个时辰后你俩脸上蛇毒浸入五脏六腑,暴尸荒野就怪不得我了!”黄衣汉子一边惊恐不已。青衣人无奈,急急道出了原委。
 
    江湖曾传闻:八仙中的何仙姑在永州何仙观升天后,为了不负永州那片美妙的奇山异水,降舜帝南巡葬于苍梧,衍化在墓穴里的一窝雌雄异蛇引来永州之野生息繁衍,由于这窝异蛇吮吸了舜帝灵气和九嶷山精华,它们虽身长不足一尺,但通人性,晓人意,奇毒无比,唾液触草木皆死,且为止痉攻毒、强壮筋骨、润肺明目、祛风除湿、益气活血、延年益寿之精晶。
 
    这窝异蛇里有一对寿辰数千年,身长仅五寸,口喷香液的雌雄蛇王就在周杰武手中。江湖人寻遍永州之野,周杰武千百年来只有传闻,并无踪迹。
 
  近年间,去世百余年的大文豪柳宗元那篇《捕蛇者说》传遍三山五岳,牵动朝野,江湖人又闻风蠢蠢而动,诸王朝也暗暗派出大内高手,沿潇湘两岸再探蛇王秘踪。白衣人听罢,头摇得像个货郎当:“错、错、错,你们错矣。你俩随我去看看就明晓了。”
 
    白衣人从皮囊里吸一口酒猛地朝二人脸颊“扑哧”喷去,但见流血“蛇”字立即止住,惨白脸色顿起红润。
 
    白衣人又让两人各自喝了一口皮囊里的酒,嘻嘻笑道:“过一夜你俩脸伤不但愈合,还会脱一层皮,变成白脸书生了!”两汉子疑惑不安,但脸颊早已不再奇痛难禁,且隐隐生痒了,两人唯唯是诺地随枣红马和白衣人一起,向阳明山深处奔去。
 
    阳明山古木参天,翠竹成片,奇禽异兽,生机盎然。仨人沿崎岖山径来到一处断墙残垣边,但见一断裂石匾上“异蛇放生殿”字迹斑驳,旁边荒草土丘前,一块“蛇侠周杰武之墓”石碑已绿苔茸茸。不禁令人大有人间苍桑,世态炎凉之感。
 
    “眼下你们全信了吧。”白衣人解开面罩,露出洁白透红的脸蛋,那漂亮眉睫,俊美嘴唇,活脱是何仙姑再世。她肃穆面对石碑三个响头,拢拢秀发平静地说:“我叫周慧娟,是祖宗的重重孙女,乡亲邻里都唤我叫蛇妹,如不嫌弃,我仨人义结兄妹如何?”
 
    两汉子惶惶然,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能与女侠结缘自当三生有幸,黄衣黑汉连忙自报家门,他名唤刘大憨,武夷人氏,自幼从师鹤派拳棍刀剑。
 
    青衣人江湖称“蛇剑大侠”,为崆峒派掌门弟子。二人逆湘江而上,相聚萍洲,都是为本门派循踪蛇王而来。
 
    周慧娟顺手扯几把薄荷干草搓成香柱,击石燃火,三侠面对“蛇侠周杰武之墓”石碑,横排跪下自报生辰八字,许下义结兄妹盟约。
 
    “哈~”古林苍穹间突然荡起一阵大笑,笑声如雷般撼天动地;“蛇妹就是周杰武,返老还童,人身变异,全是永州异蛇酒所为。世人上当矣,异蛇酒果真厉害矣……”
 
    三侠闻声大惊,反转过头,只见参天树林间震落着纷纷扬扬的树叶,山野苍苍茫茫,毫无人影踪迹。
 
二、险恶初露
 
    刘大憨不等音落,闯过纷扬落叶急急追去,蛇剑大侠也毫不犹疑地施展蜻蜒点水轻功,身子在古林枝杈上忽起忽落,尾随而去。瞧着两侠客那般风风火火,蛇妹周慧娟不禁“扑哧”笑出声来。眼下全是舜皇山东翁老怪的“撼山吼”在捣鬼。
 
    这老怪虽年近古稀,但红目白脸,骨胳健壮,祖传的“东安大成拳”经他几十年深山琢磨,已臻炉火纯青境界,因垂涎永州异蛇,又自知难于匹敌,便常借他人之手,图谋渔利。
 
    她摇摇头,看来结拜兄妹化解凶兆也非良策,于是解下腰间皮囊,抿口酒喷向枣红马鼻头,拍拍它的头:“咱俩今夜再相聚了!”说罢,她一蹬足,双臂合一,竟如洁白游蛇似的冲上了云空。
 
    周慧娟寻遍东翁老怪的好几处巢府,方圆百十里终不见他人影。红日渐渐西坠,晚霞如血。周慧娟在突兀崖石上立稳身,只见谷涧里山花丛丛,争妍斗艳,翠绿间一条银瀑跌落碧潭,溅出圈圈涟漪。
 
    “哼!东翁老怪,今天且放你一马!”心里一嘀咕,人已纵身潭涧边。她采摘下一束鲜艳映山红花,贴近面庞一番尽情吮吸。忽然,她闪电般将一朵映山红花弹射向溪流,一条数斤重的娃娃鱼蹦出水面,几个打挺便躺在岸上不动了。她折断一根青竹穿鱼,搂来残枝败叶,击石燃火,杈烤起娃娃鱼来。清澈透底的潭水溢满着诱惑。她不由走近水边,一掬清水洗脸,心里顿觉清爽。
 
    瞟眼静得出奇的山谷四周,她迅速脱衣解裤,一丝不挂地跃入粼粼波光里,她时而潜入潭底,时而翻身仰天,凉丝丝的痛快,悠悠然的惬意,仿佛全部心身都溶进了波光山色的大自然里。悬崖边一簇竹叶瑟瑟荡动,刘大憨也追来了谷涧。
 
    他瞧见袅袅篝火和花丛边飘散的白色衣裳,瞅眼清潭里浮动的躯体,慌忙移开了目光。他对蛇妹虽心存疑窦,但已结兄妹,自当仁义为重。“还是先猎些野禽来填饱肚子再讲。”念头一生,他便回转身走去了。这一切周慧娟都感觉到了,她还敏感到了潭畔那丛映山红花里隐藏的另一双目光,那是蛇剑大侠的目光。
 
    蛇剑大侠在蛇妹下水不久就来到了潭畔,他盯着周慧娟水里忽起忽伏的丰腴臀部和白皙匀称胴体,目光一刻没有离开过。
他出崆峒,上峨嵋,入武当,走天山,名为后唐大内武侯,暗投赵匡胤求荣,见过玩过美女佳人难计其数,这若仙若玉的女侠却撩得他淫欲难禁。
 
    朦胧夜色里,蛇妹上岸来了,肩腹间多了条斜披的鳞皮蛇皮,赤裸身体耸立两只乳房,俊美脸庞上的瀑布长发和一双嫩白大腿愈来愈近,蛇剑大侠尝起喷香的娃娃鱼来。
 
    “哈哈,蛇妹,留点给老哥我吃——”刘大憨乐呵呵走来,顺手:降肩头的两只死野猪仔掷在火堆边。
 
    “好哇。我当找不着你们了哩!”周慧娟将烤鱼搁在一边。
 
    刘大憨抽出狼牙钩挂刀刮猪鬃毛,两人一起在溪边给野猪仔开膛破肚,穿上竹杆烤起野猪来。蛇剑大侠从一旁仍若无事地赶来,三侠士一边诉说分手经历,一边大口大口嚼着烤肉。一顿饱餐后,枣红马循着气味奔来了。周慧娟亲昵地抚抚马鬃,拍拍马头,让它去吃溪边夜草。她见两汉子已经在篝火边酣睡起来了,便也择块僻远石板躺身歇息下来。
 
    夜半时分,一直佯睡的蛇剑大侠爬起身,悄声屏息地走近周慧娟身边,机警打量,禁不住暗暗惊诧:蛇妹所睡的石板围满了一尺长短的莹白小蛇。
 
    他意欲转身退离,突然,脚后跟被一冰凉东西袭痛。他“啊呀”一声大叫,猝然栽倒在茵茵草地上。
 
 三、馈赠神酒
 
周慧娟悄然扯开皮囊盖,石板周围的莹白小蛇嗅着气味霎时散离得无踪无影。
   
    刘大憨闻声惊起,见是蛇剑大侠硬挺挺地倒在地上,口涌血沫,人事不省。连忙唤起蛇妹。他一边搀扶蛇剑大侠,周慧娟一边朝他嘴里和伤处喷口异蛇酒。
   
    她告诉刘大憨,这必是永州异蛇所伤,蛇毒见血封喉,腐蚀骨髓,百毒不侵躯体也难逃此劫。幸亏及时用酒,但还得尽快把他送到十余里外的舜皇岩,呼吸岩内灵气,贴敷钟乳石粉,昏睡十昼夜方能康复如初。
   
    刘大憨急忙将蛇剑大侠驮上枣红马背,三侠朝舜皇岩急奔。
   
    舜皇岩洞口狭窄,枣红马只好溜达洞外。
   
    刘大憨背起蛇剑大侠跟蛇妹走进岩口,两耳顿生嗖嗖风声。
   
    下到洞府,眼前一片开阔空旷,森林似的钟乳石此起彼伏,洞里隐藏十万兵马也显宽绰有余。
   
    两人将蛇剑大侠安放在一柱钟乳石边。打点妥贴后,刘大憨感觉口渴,他走到洞府一汪潭边饮水洗脸,不觉洗脱一脸黝黑皮肤,连络腮胡茬也尽根洗净脱落了。清澈里映出一张白皙英气的陌生脸庞来:“神了,这永州异蛇酒果真神了!”他惊呼起来。
   
    “你这老哥,贪了我异蛇酒,还沾了这舜皇南巡行宫里的泉水光!”周慧娟嗔笑着摇了摇头。
   
    刘大憨点着头,恍有所悟:“唔,难怪天下枭雄都为永州异蛇动心!”
   
    “嘻嘻,你不也是冲着它来的吗?”
   
    “唉,这永州异蛇为永州山山水水所养育,雌雄异蛇王也在阳明山放归了永州的山山水水,可怜江湖尽为虚无缥缈喋血撕杀,真令人悲哀呀!”周慧娟瞟眼感慨唏嘘的刘大憨,忍不住给他讲起了永州异蛇酒的由来。
   
    很久以前,永州百姓都将异蛇供若神明,每每田间山野碰见,都要磕几个响头。此事惹难了何仙姑。有年永州瘟疫成灾,何仙姑便托一梦给峨嵋归隐的周家长子周杰武,让百姓用异蛇泡米酒以解劫难,并赐他一对雌雄异蛇王,传授用蛇之道和武功玄机。
   
    周杰武依嘱行事,永州之野不但瘟疫绝迹,喝异蛇米酒也流传成习惯。周杰武从此孤身深山修炼,他分别在异蛇酒里又添入丁几十味药粉:香零岛香草、绿天庵蕉须、萍岛桂花、月岩绿笞、九嶷斑竹粉、永州薄荷、永明香柚皮、金洞山乌梅、黎家坪红枣、蓝山金桔、阳明山猕猴桃、都庞岭罗汉果等等。
   
    老祖宗周杰武销声匿迹后,他独特配制的永州异蛇酒后来越传越灵,越用越神。
   
    “这异蛇酒来之不易矣!”刘大憨不停地点着头。
   
    “也难得你有缘分。”周慧娟慷慨解下皮囊,递。了过去:“这酒就送给你,带着它回武夷去吧!”
   
    “不、不、不!”刘大憨连连摆手摇头。
   
    周慧娟娇嗔道:“你若不收下,我俩还谈什么兄妹之情。”他见执拗不过,便神色庄重地将皮囊拴在了腰间。接着,周慧娟又授了他一些常用方法。刘大憨是个仁义之士。
   
    想着南下时鹤门师祖的吩咐,他蓦地跳出丈外,猛喝声:“蛇妹接招!”一个云鹤亮翅,疾袭而来。周慧娟一愣,刚刚摆开架式,太阳两穴已寒风汹涌。
   
    她游蛇入地,躲过一击,背后冷意连起,她转身白蛇吐信,刘大憨已雄鹤独立,变单袭为双击。
   
    周慧娟凌空翻过头项,眼前鹤爪厉出,飘忽神速,她蛇形手如飞若舞,化解攻势。
   
    刘大憨点、啄、吞、吐,扑腾呼啸,迅疾无比。周慧娟倏落倏起,伸屈扑腾。
   
    双方拆斗七八十回合后,刘大憨突然旋身半空,一团狼牙钩挂刀银光铺天盖地般席卷向周慧娟。她挪闪应变,化掌为剑,静观破绽。
   
    刘大憨左砍右刺,灵巧若鹤,一招怪僻凌厉的“白鹤剔骨”挟着呼啸直刺周慧娟心窝,她使招“万蛇出洞”即可出奇制胜,转念还是避实就虚,化去锋芒。
   
    刘大憨见鹤门刀法精髓被她轻易化去,也就收刀立马,一旁喘息。
   
    周慧娟虽然仅尽了三分心力,但从招招绝处的鹤门武功中,她还是悟出了颇多真谛。要让刘大憨面对江湖险恶,如此功力实显捉襟。她摸出颗核桃大小黑丸,猝不及防地射入刘大憨喉咙,没等愣神过来,她已闪身解下他腰间皮囊,朝他嘴里灌进了一口异蛇酒。
    
     她把皮囊还给他,“嘻嘻,你功力将猛增五成以上了,这药丸可是我老祖宗用百蛇配百草炼制的哟!”含笑中,她用“密音传声”唤来了一尺长短的两条飞蛇。“蛇妹,你听,是什么声音?”刘大憨指着侧边“嗡嗡”发响的石壁问。
    
    “那是回音壁。洞口进来什么,洞里石壁就会发出什么声响告警,这小蛇飞进来,自当是‘嗡嗡’声啰!”
    
    周慧娟把两条小蛇送给他:“你对着它俩的嘴呵三口气,以后叫它俩干啥,它俩都会尽力助你的!”
    
    刘大憨双手接过,对着一青一白飞蛇小嘴各连呵三口气,两条小蛇便驯服地钻进了他衣袖里:“蛇妹,这大恩大德你叫我如何报答?”
    
    “嘻嘻,你还想伤兄妹情义?来,试试你功力如何!”刘大憨一憋劲,顿觉浑身灼热,胸火难禁。
    
    他挥手一掌击出,带起阵阵飓风,周慧娟连退数步,“轰”然一声跌下了岩洞阴河里。他慌忙收势赶向前,看见一怀抱粗大的钟乳石也被拦腰击断,与蛇妹一起坠入了黑不见底的滚滚激流里。他痛不欲生地伏地嚎吼,洞府里只有震耳欲聋的声声回音。(未完待续……)
点赞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