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蛇,毒性巨大,传说千年,却没人见过它。莽莽大山深处,它真的存在吗?记者随捕蛇人夜访蛇山,传说中的异蛇,究竟是什么样子?敬请收看《故事中国》之《异蛇之谜》!
主持人:说稀奇人、道稀奇事,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湖北卫视《故事中国》,我是聂文。在今天的节目一开始,先请您看两个电影的片断。
电影片断:《人蛇大战》、《狂蟒之灾》
主持人:怎么样,够吓人吧?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一旦提到蛇,心里总有一种不同的感觉。为什么呢?因为,蛇,已经成为危险、毒辣的代名词。即使我们说到某个人非常狠毒,也经常拿蛇来作比方,说他“心如蛇蝎”什么的,不知道您发现了没,有时人们形容一个美女,也会和蛇联系起来,比如“美女蛇”、“水蛇腰”之类 的。在这些比喻中,蛇又往往是神秘的、阴柔的,当然,它也可能是阴毒的。说来说去,蛇这个东西,要么是阴毒的,要么是神秘的,总之是可怕的。我们今天要说到的蛇,可是集阴毒和神秘于一体,而且知名度相当高。为什么知名度高呢,因为中学课本上写着它,每个学生都要去学习它,它就是柳宗元笔下的永州异蛇。
画面:学校 教室
同期:学生:《捕蛇者说》,柳宗元,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能去大风、挛腕、瘘、疬,去死肌,杀三虫。……
主持人:提到湖南永州,人们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到这篇《捕蛇者说》。在文章开头,柳宗元描写了这样一种奇异的毒蛇,它的身上长着黑白相间的花纹。它接触过的草木 全部会枯死,一旦咬着人,人就无药可救,必死无疑。但是捕捉到它晒干了用作药饵,可以治愈严重的风湿病、手脚弯曲、脖子肿痛、恶性疮疥,可以消除坏死的肌肉,杀死侵入人体的三尸虫。几百年来,人们对它充满了好奇、疑问和猜测,现实中,它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它的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故事中国》今天就打算带您前往湖南永州,探一探柳宗元笔下异蛇的模样。
(用一段记者捕蛇的惊险场面)
主持人:蛇是一种冬眠的动物,每到寒冷的时候,它们会在洞里面不吃不喝睡大觉,每到阳春三月,气候温暖了,它们也就苏醒了。俗话说,“三月三,蛇出洞。” 春天到了,各种蛇类会结束冬眠,爬出洞外寻找食物。估计啊,柳宗元笔下所写的异蛇,也是该出来活动的时候了。那么,这个异蛇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别急,咱们先来说说这位柳宗元大人。
特技:淡黑
主持人:在唐朝的时候,湖南永州,文化经济都不发达,被称为蛮夷之地。柳宗元参与的政治革新遭遇失败,他便成为罪臣,被贬到了湖南永州,任司马一职, 这个司马又不寻常,是个“员外置”,什么意思?就是个编外的干部,享有同样的级别,但是没有一点实权,说白了,是个闲官。柳宗元在永州一呆,就是十年。这十年,柳宗元生活非常艰苦,心情也非常郁闷,不痛快。不过,这十年,也是他接触民间疾苦最深的一段时间。他带着一腔悲愤,写下了“永州八记”,《捕蛇者说》等等这样一些历史名篇。他为什么会写蛇?是因为他了解蛇,他和蛇之间,在当地有着很多的传说。永州某蛇厂老板郭天国,就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奶奶曾经给他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郭天国(配电影《青蛇》的镜头)
同期:传说曾有一条蟒蛇精在永州兴风作浪,每年八月十五,当地老百姓都要向它贡奉少男少女。柳宗元到永州后,决定杀死蟒蛇精,为民除害。
主持人:于是,柳宗元带着当地的弓箭手,到山里寻找这条蟒蛇精。在愚溪边,蟒蛇精出现了,柳宗元并没有害怕,而是不断地挑衅蛇精,蛇精非常恼火,就前来准备进攻,正在吐着信子要吞下柳宗元的时候,一旁的弓箭手一箭射出,正中蛇精的眼睛。这一射本来不要紧,但是他们用的箭,尖子上是蘸了毒药的,中箭后,蛇精的眼睛就瞎了。
永州市异蛇山庄郭天国:眼睛被箭射瞎后,它就找解药。当时,官员叫药铺不要卖解药,卖毒药,它就把药拿回去了,因为不晓得是毒药,毒药吃了,这条大蛇就死了。
主持人:蛇是死在它住的山洞里的。它死后,柳宗元派人去洞里找到蟒蛇精,人们剖开了蟒蛇精的肚子,从肚子挖出的东西,让大家吃了一惊。
郭:里面的扣子要用箩筐装,挑了几担出来,肯定当时吃了不少的人。
主持人:在永州,还流传着另一个借蛇神化柳宗元的故事。
翟满桂,中国柳学会副会长
同期:中国柳学会副会长翟满桂:柳子庙作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挂牌的那一天,有条蛇从柳子庙前过,绕了一天,人们都说这是柳宗元显灵了。
特技:淡黑
主持人:永州郊野,柳宗元笔下异蛇出没的地方,我们的记者不顾危险,开始了探寻异蛇之旅。
分导视1:在这片连绵的青山里,传说中的异蛇真的存在吗?现实中的异蛇,究竟是什么样子呢?请继续收看《异蛇之谜》!
主持人:《捕蛇者说》是柳宗元被贬谪为永州司马时写的。柳宗元说这种蛇毒,毒到什么程度呢?“触草木,尽死。”我们知道,蛇的毒素都是从嘴巴里喷射出来,或者从牙齿里渗出来的。按照柳宗元的说法,异蛇的皮肤也能分泌毒素。这怎么可能呢?有的专家马上对这种说法给出了解释,专家说:蛇有蛇路,由于蛇经常沿着一条路爬行,导致所经过的草木枯萎,无法正常生长。照这个说法,还真是有一定的道理,柳宗元应该没有夸张。看来考察异蛇的身份,从柳宗元和他的作品入手,还是比较可行的。
主持人:吕国康 中国柳学会理事,曾经对永州异蛇有过深入的考证。
同期:根据柳本人的描写,在散文、书信中都提到了永州的毒蛇,其中有两次提到了蝮蛇。
主持人:在柳宗元的《与李翰林建书》中,有过这样的记载:“永州于楚为最南,状与越相类。仆闷即出游,游复多恐。涉野则有蝮虺大蜂。”其中蝮虫指的就是蝮蛇。而在另一篇文章《宥蝮蛇文并序》中,柳宗元更是直接描述了蝮蛇的毒性。
画面:古书
中国柳学会理事 吕国康:因为柳文章里有一篇《宥蝮蛇文》,专门有篇文章,写蝮蛇,蝮蛇毒性跟《捕蛇者说》描写的异蛇基本一致,又有药用功能,药酒之类的,以五步蛇作为原料的,就是因为有药用功能,所以皇上征收抵纳赋税,所以基本上是蝮蛇。
主持人:吕教授认为,从柳宗元《捕蛇者说》对于异蛇毒性和药用价值的描写,永州异蛇就应该是尖吻蝮蛇。而永州当地捕蛇人也认同这种看法。
蒋效云,永州当地捕蛇人,有20多年的捕蛇历史,他对永州一带几乎所有的蛇类都有着非常深入的了解。
同期:记者:柳宗元《捕蛇者说》中的异蛇指哪种蛇?
蒋:五步蛇,又叫尖吻蝮蛇。
记者:为什么尖吻蝮蛇又叫五步蛇呢?
蒋:传说中走五步就死了,人被它咬到以后,走五步就死,所以叫五步蛇。
主持人:现在,大家在画面中所看到的,就是尖吻蝮蛇,土褐色的花纹,粗短的身躯,突兀的三角形头部,时刻在提醒着人们,它有剧毒。
毒性是剧毒,又有药用功能,蝮蛇的特征和柳宗元笔下的异蛇,确实有很多相像之处。可是从外型和花纹来看,尖吻蝮蛇的特征,和《捕蛇者说》一文中关于异蛇的具体描写,又有着不小的出入。
同期: 五步蛇属于蝮蛇一个科,五步蛇形状稍大些,蝮蛇小些,仔细比较头部和花纹,跟异蛇还是有些差别,差别在形状和颜色上,异蛇的颜色是黑质而白章,五步蛇是土褐色,浅了一点。
同期:记者:关于异蛇有过争论没有?
蒋:现在存在的就是两种蛇尖吻蝮蛇和眼镜蛇。
主持人:如果异蛇不是尖吻蝮蛇,那么,会不会是眼镜蛇呢?眼镜蛇,由于颈部有酷似眼镜的白边黑心的环状斑纹而得名,性情凶猛,遇到异常情况,被激怒时,它会昂起身体前部,并膨大颈部,发出‘呼呼’声,借以恐吓敌人。
(画面:两眼镜蛇对峙)
记者:眼镜蛇的特征是什么?
蒋:眼镜蛇性格急躁,它也容易攻击人。它不是剧毒,是中毒了,它是烘火毒。被 (眼镜蛇)咬到以后,痛得相当厉害。
(画面:蛇山)
蒋:你看(眼镜蛇)它现在已经很厉害了,两只眼镜都瞄准了。攻击它一下,再攻击它,它就要喷毒了。一般情况下不会喷。
主持人: 眼镜蛇膨胀的颈部后边,有着黑白相间的花纹,与异蛇的花纹有相似之处,可是,眼镜蛇产地甚广,全国很多地方都有。
(画面:两眼镜蛇对峙)
主持人:就在这时,一条尖吻蝮蛇悄悄滑入了他们舞蹈的序列。
(画面:三条蛇在一起游走)
主持人:尖吻蝮蛇、眼镜蛇同时出现,这可真是难得一见,让记者非常兴奋。然而,这一刻,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画面:眼镜蛇攻击尖吻蝮蛇)
同期:记者:这条蛇什么状况?
蒋:这条蛇被眼镜蛇咬了一口,中毒了。现在还没有死。
记者:会死吗?
蒋:会死。张口是为了出气,出气出不了了,所以它张口,人被咬了以后,也有这样的现象,呼吸能力蛮困难。
记者:按说它的毒性应该比眼镜蛇要强一些。
蒋:强些,它没有喷物毒,它的毒比眼镜蛇要毒,但是它没有喷物毒,它身上没有喷物。
主持人:尖吻蝮蛇,眼镜王蛇,我们刚才都从画面中看到过了,这两种蛇,都有剧毒,都有和其它的蛇不同的地方,但是,有些朋友可能会说了,这两种蛇,虽然都是永州特产,但是那毕竟是蛇场里人工繁殖的,大自然中的野蛇,是什么样子的呢?他们是不是才真正代表了柳宗元笔下所写的异蛇呢?为了一探求异蛇真面目,我们的记者决定和蒋效云这位当代捕蛇者一起,走进深山老林,亲自捕捉一条,看个究竟,同时也领会一下柳宗元笔下捕蛇者在捕蛇时惊心动魄的过程。这一天,夜幕降临了,我们的捕蛇者要出发了……
总导视2:夜幕中的深山老林,毒蛇频频出没,随着经验丰富的捕蛇人,记者找到异蛇了吗?异蛇之谜,最终能否解开?《故事中国》正在讲述!
蒋先生,您好,我们在捕蛇过程中,应该注意一些什么样的事项?
同期:蒋效云:要注意的就是它的攻击能力,因为这种蛇有一种特别的毒素,我们的防护就是手套和夹子,就差不多。
记者:除了带工具之外,还应准备些什么呢?
蒋:还要注意它攻击你,捉的时候跟它后面,抓它的尾巴,要提防它前面咬住你。
记者:怎么发现它呢?
蒋:如果在远距离发现它了,一定要跑步上去,它的速度快,在晚上,它一见到你,用灯光,它就跑了,那速度非常快,一般捉不到。
记者:走吧,看咱们运气怎么样?
主持人:大山深处,只听见人的脚步声和喘气声,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声音可以听到,就是急促的心跳声。灯光在浓厚的黑夜里显得微不足道。其毒无比的异蛇,就隐藏在不知道哪一个黑暗角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从角落里窜出来,向入侵领地的人们发出致命的攻击。
现场同期:记者:如果突然从旁边跳出来怎么办?
蒋:它游走的时候,靠你的耳朵听,听到声音你可以把灯照过去,它踱步的时候,尾巴会摇动,这样嗒嗒,有一种声音。
记者:如果冷不丁被咬了一口呢?
蒋:有药,开始还是要排毒。
(现场画面:抓到银环蛇)
现场同期:蒋:这是条(银环蛇)公蛇。这种季节这个蛇出没得多,因为适合这个温度。
主持人:永州异蛇,黑质而白章,纵观永州当地所出产的毒蛇,在外型上来看,最与异蛇接近的就是这种银环蛇。难道它就是柳宗元笔下的异蛇?
同期:银环蛇是黑质白章的,但是花纹斑点特别的多,跟异蛇也有一定的差别。银环蛇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五步蛇在湘南有、张家界有,蝮蛇也是南方多。
主持人:遗憾的是,和眼镜蛇一样,银环蛇也并非永州特产。
现场同期:蒋:今天收获不小,这条(银环蛇)蛇大概还有两个月要生仔了,这是条母蛇。
记者:它的毒性怎么样?
蒋:它是神经毒,被它咬住以后,像睡觉一样。
记者:和尖吻蝮蛇比起来呢?
蒋:和尖吻蝮蛇比起来,毒性不一样,它有个麻痹性,尖吻蝮蛇属于血液毒,还有麻痹毒,是混合毒,混合毒又叫剧毒。
画面、字幕:一个小时后……
(现场画面:捕到水绿蛇)
蒋:逮到了。这条蛇没有剧毒,但是攻击能力很强。……但是不能盘在脖子上,盘在脖子上,就出现绞形。它的劲,你看,多大。你看它的绞劲,越绞越紧,你放了它,它就松了;你越动,它越紧。再剧毒的蛇也怕人。
主持人:越往深山里走,越是举步维艰,正当记者决定放弃,选择另一个方向时,蒋师傅突然激动地冲到了前面。
(画面:记者和蒋师傅飞奔)
蒋:草丛里面,跑了,在这里面。
记者:什么蛇?
蒋:尖吻蝮蛇。太深了,草太深了。你看它一点尾巴,都捉它不到的,捉蛇,比捉人还厉害,它轻轻子就溜了,一点响声都听不到,它溜出去一点响动都没有。(踩、探草丛)找不到了,白天可能好点,可能下面有洞,钻进去了。
主持人:我们的记者,随着蒋师傅,从晚上十一点钟出发,连续探寻异蛇四个钟头。到了凌晨三点多,蒋师傅说,这个时候,根据蛇类的作息规律,它们都已经捕完食,进洞休息了。再捕捉到蛇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小了。让记者遗憾的是,他们没能见到野外的尖吻蝮蛇和眼镜蛇,不过,这个晚上也还是有收获的。
蒋:水绿蛇两条,银环蛇两条,一公一母。
记者:听说您被这种蛇咬过?
蒋:咬过,我昏迷了11个小时。
记者:今天收获大吗?
蒋:不大不小,最多能捕到六七条。遗憾的地方是没有捉到尖吻蝮蛇,碰到了又没捉到,它跑掉了,非常遗憾。眼镜蛇没有碰到,因为天气,可能没有出来。

 

特技:淡黑
主持人:一个晚上的捕蛇经历,连续多天的探寻,都还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结果。柳宗元所说的异蛇,像蝮蛇,像五步蛇,但都不是,像眼镜蛇、银环蛇,但到最 后,也不是。异蛇,这种异同寻常的蛇,显得越来越神秘了。在永州的大山深处,还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在唐朝,是不是确实有一种我们不认识的蛇呢?采访中,我们的记者意外得知,据说永州还有一种蛇,墨蛇。
同期:蒋:墨蛇它是,据说全身都是黑的,它到水里去,水里都是黑的,人喝了可以引起麻风病。
主持人:异蛇,黑质而白章,这个墨蛇,身子是黑色的,它或许有着白色的花纹呢?难道我们找的异蛇,会不会就是墨蛇呢?
同期:蒋:墨蛇现在没有发现过。
主持人:没有人发现过,就没有活生生的证据,它是不是异蛇,还真是不能随便下结论。话说到这儿,我就纳了闷了,柳宗元他老人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一代伟人,他写文章,按理说不会胡编乱造,无中生有啊。他既然那么认真描述了异蛇,异蛇就应该是存在的。但是,现在,我们在永州所能见到的尖吻蝮蛇、眼镜蛇、银环蛇等各种蛇,却都不完全符合他所描写的异蛇的特征。那么,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对于这个疑问,吕教授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同期:我的观点是结合后面两种,认为异蛇以蝮蛇和五步蛇作为基础,把几种毒蛇特点概括起来,不好用一种蛇来命名,所以柳用“异蛇”来命名。
主持人:综合了各种蛇的特征,把它们融合成一种蛇,这种结论,好像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这也仅仅是一种推测。永州异蛇是不是真的存在,一直都是专家学者们争论的焦点之一,可是永州异蛇如果说不存在,那么,对于这种蛇特殊的毒性和药用价值,柳宗元又怎么可能会描述得那么仔细呢?
同期:学生: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
特技:淡黑
主持人:一千多年来,《捕蛇者说》被广为流传着,而关于永州异蛇在现实中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就留给动物学家们去考证吧。古代有“苛政猛于虎”的说法,到了柳宗元这里,变成了“苛政毒于蛇”,这一点,是确信无疑的。
好,感谢收看本期《故事中国》,明天同一时间,我们再见!
点赞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