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县县城往南约30公里的田广洞村有一个神奇的鬼崽岭,它距村1.5公里,后枕高山,前临鬼崽井,宽约150多亩。这里古木参天、遮天蔽日。山上和附近池塘里散落着大大小小被当地人称之为“鬼崽崽”的几千尊石雕像。这些石雕像,千姿百态,不一而足。它们有的悠然地坐在树杈上,有的懒洋洋地斜躺在土里,有的害羞地裸露在地面,还有的半身埋在淤泥里……从身份看:有叱咤风云的将军,有指挥若定的军官,有冲锋陷阵的士卒,有手执玉笏文臣,有大腹便便的孕妇……从造型看:有的慈眉善目,貌若神仙;有的竖眉鼓腮,嫉恶如仇;有的两手叉腰,有的腿散开;有的蹲着,有的站立……但它们无论高矮胖瘦,无论大小长短,无论男女老少,均是由整块岩石雕琢而成,形态各异,姿态万千,充分体现了雕琢者丰富的想象力和纯朴的思想感情。它们最高的约一米,小的仅有4至9厘米。据估算,整座“鬼崽岭”的石雕人像不少于10000个。如此众多的石雕像集中散布在鬼崽岭上,给这座秀美的山岭平添了几分神秘,几分肃穆。引起了人们纷飞的遐想和无比的向往。一处神圣的祭祀遗址

鬼崽岭上不仅有成千上万尊石像,山脚下还有一处神圣的祭祀遗址。庙已不存,残基尚在。逢年过节村民来此求福降悲,求神保佑,求降甘露。仔细揣摩祭坛及散落山上的石像,造型多样,大小不同,粗糙与精致并存,集线刻、圆雕、透雕、浅浮雕写雕刻表现手法于一体

。有专家断言,它可能是战国神坛。那么如此多的石俑作随葬品是祭祀谁的呢?谁能享用如此豪华的排场呢?有专家学者推测,它可能是舜帝陵墓的真正所在地,这里是祭祀舜帝的遗址。猜测也并非无半点根据,因为《论衡•偶会》记载:“舜死后葬于苍梧之野,象为之耕”。上古时期,这里就属苍梧。田广洞陈氏家谱有他们是舜帝的后裔的记载。鬼崽岭附近有“迎圣祠”,“祠”是家族祭祖的建筑,“迎圣祠”证明这里曾迎接过圣人,这一圣人很可能是陈氏家族祖先舜帝。鬼崽岭附近偏偏又有“禹王庙”和“白象寺”,而禹和象是与舜帝关系密切的两个人,它们的存在是否说明点什么?

“鬼崽岭”与“白象寺”、“禹王庙”构成神秘三角形,以及当地流传的种种与舜帝有关的传说和故事,这好像与舜帝有着一种神秘的关联,给人以万千猜想。一口神奇的鬼崽井

鬼崽岭下有鬼崽井,鬼崽井有近10亩地宽,一年四季冒着泡泡,为南方少见的珍珠泉,四季常清。井里鱼儿畅游,水草招摇。夏天井水冰凉,冬天热雾笼罩。所有井水汇聚成一股洪流,冲下汇聚到下里水库里。全村1800亩田地靠鬼崽井的水浇灌,鬼崽井养育了田广洞的一代又一代的子孙。特别奇怪的是:井水四季均衡,常年冒泡,而且一有喊动,水泡就源源不断冒出,喊声越大,水泡越多。水泡能与喊声呼应,是声呐反应,还是民间传说的天地有灵?不管怎样,它都更添了鬼崽岭的神秘。一个神妙的古村落

依傍鬼崽岭有一个神妙的古村落—田广洞村。田广洞村是一个拥有近千年历史且极具舜帝德文化底蕴的大村落,大部分是明清建筑且基本保存完好,村外有二道护墙,一条青石板路贯通全村。村庄呈八卦形布置,村内里巷四通八达,道路纵横交错。人入其中,就如入八卦阵中,无人带领,很难走出村来。田广洞受舜帝德文化影响深远,民居上“历山世泽”等体现舜帝遗泽的文字随处可见,门楹上雕刻的花鸟虫鱼比比皆是,栩栩如生。有许多系雕刻者从生活中提取。它们来源于生活,反映生活,如此自然淳朴的艺术作品在其他地方的古民居中尚未发。

田广洞田宽地广、田地肥沃,这是盛产水稻、生姜、芋头等多种农作物。这是人民生活富足、民风淳朴、生活安乐。尚未开发的田广洞村犹如世外桃源,含蓄隽永,令人神往。亟待开发的奇山异水

鬼崽岭石像群透露出浓重的神秘性、原始性和地域特色,对研究原始崇拜、宗教祭祀等具有重要的历史、艺术和文化价值,吸引着媒体与专家的关注。2005年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湖南经视、湖南公共频道相继报道了“道县鬼崽岭疑是舜帝坟”的新闻。一时间,海内外媒体纷至沓来,鬼崽岭被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历史学家、社会学家、考古工作者接踵而至。北京市社科院、湖南省社科院、省文物局、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的专家学者经实地考证,肯定了该遗址的重大价值,并公布为湖南省第八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现正申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鬼崽岭这块神秘的处女地,静谧地等待学者来开发。

点赞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