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HI!欢迎光临永州特产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或使用第三方登陆 QQ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支付宝登陆 淘宝登陆 人人登陆 豆瓣登陆
    注册送积分
| 购物车(0) | APP下载
订购热线: 15274666111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知识 > 寒江蓑立柳宗元
天猫精选品牌活动,超值优惠
会员登陆免费注册
买异蛇酒、建站加我微信号:yzketang
  ◎ 李劼 (纽约 文艺评论家)
  被后世士子认作与韩愈比肩而立的柳宗元,无论其性情其抱负其处世皆与韩子大相径庭。同样来自官宦家庭,柳宗元显然要比韩愈实在多了。不仅在庙堂的施展抱负实在,而且为人处世也实在,吟诗作文更实在,了无诸如投书、服丹之类的搞笑言行,也不作大而无当的原道师说之论。身世沉浮与屈子相近,故而《沧浪诗话》的作者严羽赞誉柳子:“唐人惟子厚深得骚学。”
  有唐一代,官场失意者并不在少数,何以严羽偏偏独钟柳子?须知,杜牧有说李贺诗作“盖骚之苗裔”,而严羽却断言“惟子厚深得骚学”。两说似乎相背。细想之下,杜牧说李贺者,侧重其诗才;严羽说子厚者,偏重于气质。李贺诗才直追屈子,子厚品性恍如灵均。
  柳宗元作为王叔文政治集团、后世称作“二王八司马”的要角,官场跌宕,在所难免。关键是如何面对?柳宗元没有韩愈那种装腔作势的要死要活,顾影自怜的唉声叹气,而是直面贬谪,如如不动,颇有士可贬而不可屈的气度。有《笼鹰词》为证:
  凄风淅沥飞严霜,苍鹰上击翻曙光。云披雾裂虹蜺断,霹雳掣电捎平冈。
  砉然劲翮翦荆棘,下攫狐兔腾苍茫。爪毛吻血百鸟逝,独立四顾时激昂。炎风溽暑忽然至,羽翼脱落自摧藏。
  草中狸鼠足为患,一夕十顾惊且伤。但愿清商复为假,拔去万累云间翔。
  此乃柳宗元的自画像。没有“家何在”、“马不前”之类的怨怼之辞,全然是“飞严霜”、“捎平冈”、“翦荆棘”、“腾苍茫”的雄劲。
  柳宗元不是一个喜欢说大话的人,其散文擅长以小见大,洞幽烛微。就文章而言,唐宋八大家以苏轼的赤壁赋为最;然就文章所呈现的气质或者人格的峻峭而言,首推柳子厚。《永州八记》于小丘小潭小城之间,引出一番含蓄隽永的遐思:
  吾疑造物者之有无久矣,及是,愈以为诚有。又怪其不为之中州而列是夷狄,更千百年不得一售其伎,是固劳而无用,神者倘不宜如是,则其果无乎?或曰:以慰夫贤而辱于此者。或曰:其气之灵,不为伟人而独为是物,故楚之南少人而多石。是二者余未信之。
  景不大、话也不大,但寓意却既不小亦不浅。似乎是同样的以文明道,但在韩愈想明的是连自己都弄不清楚的儒道,而在柳宗元所明的却是朴素而坚实的为人处世之道。因此,柳子会在《天说》中直截了当地反驳韩愈的天之说,“子而信子之义以游其内,生而死尔,乌置存亡得丧于果蓏、痈痔、草木耶!”这与其说是理念的有异,不如说是为人处世的泾渭分明。
  相对于韩愈的“浮云柳絮无根蒂”,柳宗元是“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墙。”倘若硬要说两者皆儒,那么韩愈者儒,董仲舒之儒也;子厚者儒,陈蕃、杜密之儒也。严羽说柳子深得骚学是说到点子上的,但倘若以汉末党锢士子相类,可能更为确切。
  也惟有从这样的气度上,才能够领略柳诗的精彩。尤其是《早梅》里的“早梅发高树,回映楚天碧。朔风飘夜香,繁霜滋晓白。”更不用说那首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诗为心声。正如韩愈无法在诗作中掩饰自己一样,柳宗元在诗作中也无法不流露自己内心深处的孤傲。这已经不能用官场失意可以解说了,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生命品质。或者说,正是这种品质,注定了柳子不可能在汲汲于功名利禄的庙堂里春风得意。同时,也证明了柳宗元不可能像韩愈那么荒唐、那么搞笑。
相关文章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 订购热线 --
15274666111
[手机扫码支付]
  • 点击这里给我发QQ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QQ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旺旺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旺旺消息
  • 手机扫码,把我添加到微信通讯录!
    微信扫码加好友
    yzketang
  • 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