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   HI!欢迎光临永州特产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或使用第三方登陆 QQ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支付宝登陆 淘宝登陆 人人登陆 豆瓣登陆
    注册送积分
| 购物车(0) | APP下载
订购热线: 15274666111
当前位置: 首页 > 最新动态 > 柳宗元贬谪永州十年:十岁女儿夭折致其怀疑佛教
天猫精选品牌活动,超值优惠
会员登陆免费注册
买异蛇酒、建站加我微信号:yzketang

  2013年1月9日,永州市零陵区富家桥镇将军滩村柳家村民组,这里居住着二十多户柳姓人家,真正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据老人保存下来的《零陵柳氏三修族谱》,本村始祖为柳宗元堂弟柳宗玄。 

  柳宗元(773年-819年) 祖籍河东郡,他的文集也称为《柳河东集》,今山西永济市柳家谷被认为是他的故里,那里有他的祖坟,他在永州逝世的母亲也安葬于此。 京城长安,柳宗元生于斯,葬于斯,有柳氏后人考证他的墓在今西安市长安区的少陵塬,与自称“杜少陵”的杜甫故居相邻。 柳宗元病逝于柳州,在今广西柳州的柳侯公园内,有他的衣冠冢。

  湖南贬谪地图的第六篇,我们进入了一个被尊为“神佛”的诗人的地理。但事实上,在永州人把柳宗元当成类似“文曲星”的神来拜,相信“柳子菩萨好比观音,什么都管”之前,这位从长安被贬而来的革新派,因母亲病逝、幼女夭折,却对笃信的佛教产生了根本的怀疑。

  他来过长沙,那是少年时跟随父亲宦游的经历,32岁,来到潇水边的永州,他还到过衡阳,是与再次同时被贬的刘禹锡分别。与湖南的缘分就到这里。与“邀我至田家”的朴实柳家村人相比,他的山水记给这方水土的影响更大,以至于我们至今还能准确寻访到被他命名、让他卧而梦的小地名。

  2013年1月6日-9日,永州之野,还原一个被“神化”的柳子。

  在永州下高速就看到了“异蛇王酒”的广告,正如永州的专家在外地开会时,报上“永州”,对方迷惑,拎出一句“永州之野产异蛇”,就恍悟了。

  到永州之前,不知这里把柳宗元当成了神来供奉。当然,永州本是一个奇特的有各种“神”的地方,据说还有专属小偷的神,庙里供着的,是梁山好汉中的神偷时迁。

  人们拜柳子,就像拜佛一样,“一边拜一边说”

  2013年1月7日,永州城西。柳子庙,同时也是柳宗元纪念馆,前临愚溪,背靠西山。因柳宗元自谓“愚”而改名的愚溪,一千二百多年后,经过疏浚清淤,已恢复清流,但仍不如那时的“清莹秀澈”、“锵鸣金石”。

  门前柳绿,竹茂,四个女孩子收门票兼解说员甚至还笑称是“保安”的柳子庙,宁静得只能听到她们的笑声。

  早在公元814年,柳宗元将要离开永州时,这里就开始筹建柳子庙,现在的庙是清光绪三年(公元1877年)重修。前殿两边木柱上的对联里,“才与福难兼”,或许正是他的宿命;“地因人始重”,算是永州的幸运吧。

  后殿供奉着一尊柳宗元的汉白玉雕像。与其他历史人物纪念祠的塑像不同,在这里,它也是一座神像。

  讲解员吕元玲说,在永州,柳宗元完全被神化,他已经由人上升到神。庙里有关柳宗元的一些解说,类似民间故事,里面的柳宗元讽刺贪官污吏,为弱小者打抱不平,是一副忠肝义胆、满身正气的形象。

  永州百姓将他奉为柳子菩萨,春秋社日,都来虔诚膜拜;农历七月十三,是他的生日,则杀猪宰羊、演戏、拜神,为他祝寿。

  这寿,已经祝了一千二百多年。现在,每年的“祭柳”活动由永州市柳宗元研究学会组织,学会会长主祭,诵祭柳文;学生唱《祭柳歌》,诵柳诗。

  据说,古时的木雕像就是一副菩萨的装扮。今天的汉白玉雕像,瘦削的柳子,少了点神味,却如屈原、贾谊一样,昂首、孤傲。

  庙旁是青石板的柳子街,稀疏的几面旗子在街上晃动,街两边的旧式商铺里,摆着烟酒类的日常用品,生意清淡,大多数铺面已成了住家人厅堂。

  纪念馆馆长吕娟娟介绍,因为要建设4A级景区,柳子街已由政府出资,在进行改造,将沿街铺面与沿河住户的破旧木房换新。柳子庙早在2001年就已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了这一带景区建设的依托。

  退休小学老师万光耀家已经完成了改造,换成了新的黑漆木制门窗,82岁的他,热情地沏茶倒水。

  他记忆中,人们拜柳子,就像拜佛一样,“一边拜一边说”。今天很多人把柳子当成类似“文曲星”的神来拜,以求高考顺利等等,而在老一辈人那里,“柳子菩萨好比观音,什么都管”。

  教了33年小学语文的他,还深刻记得柳子的《寒江》,那课本里的“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他十岁的女儿夭折,葬在“东郭门外”,今天的位置,“讲不清楚了”

  一千二百多年前,柳宗元来到永州时,称它为“下州”是名副其实的,他也该当沮丧。因为战乱,《元和郡县志》中记载这里的户口已由最高时的“二万七千户”锐减为“八百九十四户”,不足今天的一个镇,甚至一个村。

  柳子带着老母、幼女、堂弟、表弟等人,经过三个多月的长途跋涉,乘船逆湘水而上,来到永州。因为“无以为居”,他们借住在一个寺庙里,忍受着那里“凫鹳戏于中庭,蒹葭生于堂筵”的条件。

  这个叫龙兴寺的寺庙曾反复遭火灾,抗战中被敌机炸毁。2013年1月8日,永州市工商职业中专院内,没有了当年的任何遗迹,门卫和年轻老师均不清楚还有一个“庙”。巧遇退休教师李谋文,说上世纪90年代还有大小三间房,堂屋与两侧厢房的结构,和农村的民房类似,但他不清楚是否为龙兴寺遗留,因为寺曾被炸。

  我们不知道,一千二百多年前的那一家老小该是怎样度过了“多火灾,五年之间,四为大火所迫”的生活,柳宗元《逐毕方文》说的为防火而“晨不爨,夜不烛,皆列坐屋上,左右视”的场景也与今天这里高敞明亮的校园不一致。

  柳子自己因“常积忧恐”而导致的“不食自饱”、“每闻人大言,则蹶气震怖”的状况或许还不是最痛苦的,时常宽慰儿子“明者不悼往事”,却又在来此半年后病逝的母亲才让他觉得“天地有穷,此冤无穷”;而十岁女儿的夭折则让他对一向笃信的佛教也产生了根本的怀疑。

  校园内,十六七岁的学生在上体育课,年轻,总有它的灵动与烂漫。遇到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刚问一句“你爸妈是这里的老师么”,她却害羞地跑开。

  柳子名唤“和娘”的女儿也如这般年纪,只是“柔惠”很多,这个因私生、当时不便相认,遭贬后才随父南行的小女孩,得了重病,无奈的父亲将她“更名佛婢”、“去发为尼”,却也没能挽回她的生命。

  这里是她的死之地,父亲将她葬在“东郭门外第二岗之西隅”,这个模糊的位置,今天的专家们也“讲不清楚了”。或许,只有父亲柳宗元在《下殇女子墓砖记》中发出的“孰召也而死?”的追问,永远陪伴着她。(中国网 撰文/刘见华 摄影/朱辉峰)

相关文章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
-- 订购热线 --
15274666111
[手机扫码支付]
  • 点击这里给我发QQ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QQ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旺旺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旺旺消息
  • 手机扫码,把我添加到微信通讯录!
    微信扫码加好友
    yzketang
  • 给我写信